西行穗

Border Of Life
ボーダーオブライフ
生死之境

少数比多数更神圣,失败比成功更高贵,成功往往是赝品或粗俗一类的东西。

叫我穗子就可以了
及时行乐的自由浪漫主义☆♪

323

和泉三月想二阶堂大和是意大利的春天,一到冰雪消融,橄榄就从明亮的绿转变为深灰色。那个演员来他工作的店买面包,风铃摇曳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时和泉三月看见他的脸。店里的脏金色鬈发小姑娘热切地向他推荐一样叫“日式红豆牛角面包”的商品。和泉三月一向觉得这种东西有些可笑——他的意思是,似乎往面包里加入甜腻软糯的红豆馅,就可以称之为“日式”,哪怕面包与红豆的搭配并不那么合适;同理也可以往内填塞肥美浓醇的鹅肝酱,然后把名字改成“法式”卖给人们。二阶堂大和以无懈可击的优雅微笑拒绝,转头面向和泉三月:您呢?您有什么推荐?他同样笑了,脱口而出的话语却大胆得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要不我来为您做一顿饭?
他们穿过矗立着三球...

2018-11-18

[十龙之介]芦苇

T3相关,龙哥视角,涉及一点点CB向(CP向也可以,随您喜欢)的89
架空世界,大概吧,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

《芦苇》

这个世界仅剩下我们三人。

“我们该寻找新的补给了。”乐说。
屋外狂风呼啸,轻而易举盖过其它声音,仿佛要将天地间一切赘余都涤荡干净。乐的话语被滤出留声机一般的沙沙机械声,时而出现的凝滞将原本完整的句子切割得支离破碎。
天盯着燃烧的火焰出神,一双鸽血红眼瞳里跃动着小小的橘黄爪牙,半边脸沉浸在灼灼火光中,把本就苍白的面庞衬得更为病态。
我望向窗外,略有些宽慰地发现无垠的雪地上终是冒出一丝盎然的嫩绿,仿佛它们始终沉淀埋藏在厚重的冰雪之下,而此刻覆盖着它们的坚硬表壳从白茫茫的世界中抽剥,于...

2018-11-09
1 / 26

© 西行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