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仓穗

Border of life.生死之境。

穗子/浅仓穗的博客

东方/FATE/RWBY/鬼泣/龙族/冰火原著/物语/圆桌史诗向/自由之战/MA/HP/漫威

冷CP体质,不蹭热度,也不求热度

偶尔玩玩魔方和吉他,求dalao多指教♪

[东方][文灵]祈祷之春

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写寿命论,可我还是写了……有没有太太提供点梗啊T.T
姑且算是现代AU?谜一样的设定,我自己都理不清楚
文笔很糟糕很辣眼睛

《祈祷之春》

我的上司兼友人射命丸小姐(成为朋友后我叫她文),在一次小酌间向我谈起她的一次奇遇。
她自嘲那是她的臆想,或是她在重度的精神压力之下产生的幻觉。但以我数年来对文的了解,那般旖旎温柔的甜美泡沫并不是她一贯的风格。她理性、冷酷、利己主义,最重要的是她无时无刻不为此自豪。
这些素质如果安在一个人的身上恐怕不是那么值得赞扬,甚至多少有些尴尬,然而它们往往为优秀记者们所推崇。在这里我不想探讨记者是要选择事业还是要选择道德的二元...
2017-11-18

[咕哒子/玛尔达]烤肉

*傻白甜恋爱脑,两人交往前提。

紫得发黑的茄子在时不时蹿升起来的焰团烧灼下噼里啪啦作响。玛尔达熟练地用小刀划开尚透着些许青白的茄子肉,形成界限鲜明的沟壑。她往内填入已经搅拌好的黏稠蛋液,依照我的喜好将剁椒酱均匀涂抹,再撒上少许的蒜蓉和葱花。
我则给她快要烤好的肉排刷上蜂蜜。鲜嫩的肉块表面闪耀出金黄色的光辉,让我想起古希腊人习惯将玛瑙放在蜂蜜里煮上几个星期,取出来用硫酸加以洗涤,最终才能染出带有红黑条纹的缟玛瑙。
蜂蜜涂好了。我把肉排再度放在烤炉上方让它完全熟透。被烟雾与热浪扭曲的空气中,蜜糖不住地滴落,在沉甸甸的黑炭间绽开一朵朵蔷薇似的火焰,它们的共同点是都红得扎眼,以及都能刺痛你的手指。
火舌相继舔...

2017-11-11

射命丸文以为自己不会在乎博丽灵梦的生死。她以为博丽灵梦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一个符号——一个象征巫女的符号,当她如二色蝶般在苍空之上随心所欲地翩跹时身边总环绕着的阴阳玉更是加深了射命丸文对她的刻板印象。只要博丽的巫女还在一代代地延续下去,射命丸文就永远都没有必要感受到离别的悲伤。

好想产粮啊,可是一个个脑洞都是那么拙劣,我哭出声来

2017-11-07

[加莫]五魔方是几个三阶魔方

穗子我写这篇无聊的东西除了沉迷加莫以外,另有目的(wo ta ma bu neng zai wang ji gong shi le
这篇和《咔嚓》不是同一个世界
这篇的兰斯洛特性别不明,各位可以当成男性看也可以当成女性看。这么设定是考虑到自己有可能写个脑洞清奇的续篇(有可能=不怎么可能
这篇是真的很无聊,非常无聊
感觉会被魔友们暴打

《五魔方是几个三阶魔方》

加拉哈德第一次复原魔方是在他三岁那年,复原的是三阶魔方。三岁与三阶——这倒是很有趣的巧合,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他喜欢这个小巧的玩意儿:尽管它能演变出千亿亿种状况(准确地说是4.33乘上10的19次方),但只要掌握其规律,无论是哪一种状况都能还原。那时他

2017-11-05

[加莫/摩根莫]咔嚓

*摩根莫亲情向,加莫我也说不清算不算CP向,请各位自行理解
*灵感来源:艾丽斯·西伯德的《可爱的骨头》,青山七惠的《碎片》(请注意这两本书的主题和思想皆与本文无关)
*参考了一些对D750的评测

《咔嚓》

莫德雷德摆弄着手上的nikonD750。小巧的体积,便利的翻转屏,顶级测光对焦,性格乖张如她也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摩根将涂了薄薄一层黄油的吐司片端过来时多看了她的摄影机几眼:“你加入学校摄影社了?”
莫德雷德莫名地烦躁起来。像每一个青春期的女孩一样,她本能地憎恨自己的母亲,并且相比起同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摩根的一切都让她生气,那头病恹恹的淡金色长发自然也在其中。她低头恶狠狠地盯着自己面前...

2017-10-22
1 / 10

© 浅仓穗 | Powered by LOFTER